新西兰枪击案嫌犯出庭受审 365bet 他环游世界却沉迷互联网!


时间:2019-3-16 19:10:55 浏览量: 来源:www.mai126.com整理

"

周六,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的主要嫌犯布伦顿·塔兰特出庭受审。

据《卫报》,当地时间3月16日上午,28岁的澳大利亚人塔兰特戴着手铐、穿着一件白色囚服出现在克赖斯特彻奇地区法院,被指控在克赖斯特彻奇枪击事件中犯有谋杀罪。

塔兰特没有提出保释申请,也没有进行辩护,他被收押候审,并将于4月5日再次出庭。

现场照片显示,塔兰特赤脚站在两名执法人员中间,他没有说话,但似乎用双手比了一个象征“白人至上”的手势。法新社称,当法官宣读对他的指控时,他得意的笑了。

据CNN,当地时间3月15日,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市的两座清真寺发生枪击事件,导致至少49人死亡,48人受伤,这是新西兰自1990年以来发生的首次大规模枪击事件。当地警方称,此次枪击事件是“精心策划”的恐怖袭击。

事件发生后,塔兰特在网上宣称他对此次枪击案负责,并发布了16500字的反移民“自述书”,文件名为“大替代”(Great Replacement),这一短语起源于法国,是欧洲反移民极端分子的口号。塔兰特还在社交网络上直播了自己的作案过程,画面极其残忍。

警方在调查过程中逮捕了四名嫌犯,后查明其中一名嫌犯实际上是持枪出门去接孩子的家长,因而将其释放。目前,包括塔兰特在内,被捕的嫌犯仍有三名。

一段漫长的旅行后,他成了种族主义者

据BBC,塔兰特来自澳大利亚的格拉夫顿小镇,这座小镇位于悉尼以北600公里的地方,他在小镇的健身房担任过私教。“他从未表现出任何极端主义观点或任何疯狂的行为,”他的前老板格雷说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,塔兰特的父亲是一名清洁工,曾参加过澳大利亚和夏威夷的铁人三项赛。在塔兰特的童年时期,他的父母离异了。他还有一个妹妹,根据当地媒体报道,一名与塔兰特妹妹同名的女性在当地摇滚乐队中当鼓手。

塔兰特在“自述书”中写道,自己“只是一个普通的白人”,来自“低收入的工人阶级家庭”。他说:“我有一个正常的童年,没有任何重大问题。我在读书期间对教育没什么兴趣,成绩几乎从没及过格。我没有上大学,因为我对大学学习的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。”

2010年,塔兰特的父亲去世后,他开始偏离原有的生活轨迹,并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越走越远。

塔兰特开始投资一款叫做Bitconnect的山寨加密货币,该货币被认为是加密货币界中最著名的高收益投资庞氏骗局之一,其市值一度跻身所有加密货币的前20位。2018年1月该货币市值连续跳水跌破10美元后,被监管机构关停。

不过,塔兰特在对这款山寨币的早期投资中赚到了一笔钱,随后,他辞去了健身教练的工作,用投资山寨币获得的资金去环游世界。在这段漫长的旅程中,他游历了巴基斯坦、朝鲜、法国、冰岛、波兰、乌克兰、阿根廷等国家。

然而,当塔兰特走过更为广阔的现实世界后,他却成为了一名极端白人种族主义者。

根据其“自述书”,他的彻底转变发生在2017年春季,当时他正在欧洲旅行。同年4月7日,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,一名乌兹别克斯坦难民驾驶一辆卡车冲入人群,造成5人死亡,当局称其为恐袭。

一个月后,在法国大选中,反对移民的候选人勒庞被自由派总统马克龙击败。他写道:“我发现自己的情绪在愤怒和令人窒息的绝望之间摇摆。”

两年前,他开始策划袭击,并在两个月前将目标锁定在克赖斯特彻奇的两座清真寺上。

互联网折射的虚拟现实

塔兰特似乎对美国政治兴趣盎然,他在“自述书”中自问自答道:

“你支持特朗普成为新的白人身份和共同目标的象征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你支持特朗普成为政策制定者和领导者吗?”

“噢,上帝,不。”

甚至,此次枪击事件也仿佛是一场为美国人而设计的表演。

他在“自述书”中写道:“我选择枪支是因为它可能对社会话语产生影响、招致媒体报道,它还可能对美国政治产生影响,从而影响世界政治格局。”

他希望通过枪支所有权问题在美国的两种意识形态之间制造冲突,以进一步扩大社会、文化、政治和种族间的鸿沟,从而确保“大熔炉”的美国梦死亡。

塔兰特说自己这么做并非是为了出名,“我很快会被遗忘。我不介意,毕竟我是一个普通又很内向的人。”他说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,塔兰特并非是第一个利用社交媒体的杀手。“恐怖主义是一种行为宣传,恐怖分子对受害者感兴趣,也对他们的观众感兴趣,”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法医心理学家德梅洛说,“社交媒体使恐怖主义的载体更加强大,我们成为这种病毒的寄主,并加速其传播。”

塔兰特在“自述书”中敦促其他白人种族主义者发挥创造力。他说:“对于种族主义者而言,网络迷因比任何宣言都有用。”他推崇“前卫的幽默和网络迷因”以及“愤怒和黑色幽默”。

塔兰特在“自述书”中以一种嘲讽地口吻写道,电子游戏、音乐、文学和电影教会了他暴力和极端主义,冒险游戏“小龙斯派罗”教会了他民族主义,射击游戏“堡垒之夜”训练他成为一名杀手并在敌人的尸体上跳“牙线舞”。“牙线舞”是一种原地摇摆的舞蹈,“堡垒之夜”游戏中的角色有时会表演,去年它在全球互联网上得到病毒式传播。

长期以来,塔兰特深深沉迷于白人种族主义者的互联网世界之中,尽管世界复杂多样,在他看来却如同管中窥豹。

他在“自述书”中表示,他要在这次枪击事件中活下来,但是,他在自问自答时所使用的时态却在现在时和过去时之间切换,像是一场阴阳相隔的对话。

在“自述书”的最后,他写道:“我们瓦尔哈拉再见。”瓦尔哈拉是北欧神话中死亡之神奥丁接待英灵的殿堂。

最新热门推荐 The latest popular recommendation